万博体育官网新乐视再遭困境 谁还能拯救
网站首页 足球新闻 足球视频 NBA新闻 NBA视频
首页 >  NBA新闻
 
新乐视再遭困境 谁还能拯救
(发布日期:2017-11-17 10:58 人气: 137)
万博体育官网

梁军离场,张昭上位,孙宏斌治下的新乐视再次走到了命运的十字路口。

根据乐视网近日发布的财报,三季度乐视网营业收入5.54亿元,去年同期67.32亿元,同比下降91.76%;净亏损10.15亿元,上年同期为盈利2.09亿元,同比下降586.49%。

营收和净利润双双骤降背后,是新乐视主营业务的生存危机。一位证券分析人士告诉腾讯深网,此前乐视网由于牵涉大量关联交易,净利润本身就有不少水分,经过数月切割后下滑尚在情理之中;但营收的断崖式下滑,对尚处自救期的新乐视,才是真正的危险信号。

一直以来,乐视电视的销售额是乐视网营收的贡献主力,营收大幅下跌,预示着乐视网当前的核心业务乐视电视出现了极大问题。

而外部数据同样印证了这一点。根据奥维云网《AVC彩电-整体电视线上零售市场监测周度数据报告》显示,2017年第39周(9月18日至9月24日),乐视销量已不在前十。有报道称,整个9月,乐视电视的销量甚至不到5万台。

一个可以对比的数字是,2016年乐视电视全年销量约为600万台,每月的平均销量也在50万台水准。考虑到每年九、十月为彩电行业旺季,,且9月包含了乐视自有电商节“919”,9月销量不仅不应下滑,理应高于平均水平。

但显然,乐视电视如今拿出的成绩,已经无法再具备说服力。

核心电视业务的衰退,正危及整个新乐视的自救。

根据今年8月新乐视宣称的“业务重心将聚焦于大屏生态,分众自制、内容开放,继续推进Open Eco战略”的新发展思路,被视作战略核心的“大屏生态”,由于“大屏”近乎失败,整个战略也趋于停摆。

与此同时,难落地的乐视影业合并案、传闻中的IPO作假疑云,都为新乐视的前景蒙上新的阴影。

在这个生死存亡时刻,随着操刀超级电视的前乐视CEO梁军离职、乐视影业CEO张昭就任乐视管委会主席,新的文娱战略初现雏形,但又迟迟未浮出水面;不过,在新的战略中,乐视电视的战略意义被下调,已几成定局。

“最终是否会放弃乐视电视还难以下定论”,一名乐视网人士向深网透露,但乐视电视业务的出售已成为可选选项。这与数月前乐视坚决表示不会出售、不会放弃的态势,已经发生了极大变化。

乐视电视的倒下

乐视电视本是孙宏斌接手乐视网后最为看重的业务。

今年年初,时任乐视致新总裁的梁军宣布乐视电视总销量达到1100万台时,乐视电视仍是互联网电视行业当之无愧的“一哥”。由于乐视电视的业绩一度接近盈亏平衡,梁军信心满满,认为从2017-2019年三年内乐视电视将从扭亏到大幅盈利。

但命运跟梁军开了个大玩笑:仅一年时间,乐视电视就走到了生死存亡的边缘。

供应链早已为危局买下伏笔。早在今年上半年,乐视危机的发酵使得整个产业链对乐视系公司心生嫌隙。“当时闹得最凶的还是乐视手机,但乐视品牌的整体受损,使得乐视电视也开始遭遇信任危机”,一位供应链人士告诉腾讯深网。

按照行业惯例,元件采购往往存在月余账期,尤其是乐视电视这类合作稳定、走量较大的优质客户,账期往往颇为宽松;这曾经使得乐视电视即便整体亏损,仍能保持健康的现金流。

但危机发生后,账期问题开始影响乐视电视。据深网了解,到后期,甚至有供应链企业要求乐视电视进行预付账款。这无疑打乱了乐视电视的运营节奏。产量衰退,令乐视电视一度无货可卖。

而补贴的缺乏和线下渠道商的退却,则在销售端让乐视电视深受打击。一位乐视离职员工告诉深网,早在今年“414生态电商节”,乐视系产品线上销量就已经出现了大幅下滑的情况,“缺乏补贴是一方面,性价比变得没那么高了,但企业形象受损估计才是真正原因”。

这进一步影响了线下渠道商的信心。深网接触到多个LePar商户,其均表示数月以来存在较为严重的退网现象。“乐视官方当时宣称是清退一部分不合格商户,其实是一些商户自己觉得不赚钱,就不做了”,一位LePar店主称。

由于渠道合约持续时间并不长,只签一年的情况颇为普遍,一旦企业出现问题,渠道商极有可能立刻调转船头。

如此,由于生产和销售端同时爆发问题,令供给和需求同时萎缩,最终,乐视电视的衰落难以避免。而对于消费者而言,随着乐视视频、乐视体育的版权储备下滑,乐视电视上影视剧资源和体育资源也日趋匮乏,从而引发部分消费者不满。

在去年12月梁军接受深网专访时曾认为,乐视电视之所以能暂时胜出,主要归功于三方面:

第一,内容+硬件的垂直整合,保证了用户会员体系的统一和完整性、产品的快速迭代,也保证了较好的用户体验;

第二,从商业模式上保证了性价比的优势。渠道上,通过线上商城和线下lepar直营店,大大减少了传统渠道代理成本,而影视和体育会员的内容付费收入模式,进一步弥补了硬件成本,相比其他电视厂商有定价优势;

第三,通过广告轰炸塑造新的互联网电视品牌形象。

目前来看,上述三点优势已然消失殆尽。某种程度上而言,孙宏斌接手乐视网后采取的控制成本的保守策略,加速了超级电视业务的衰落。

实业思维的孙宏斌,未能复苏和驾驭互联网思维的乐视电视,这似乎是一个早已注定的结果。

难产的新战略

考虑到危及乐视电视生存的多个问题如企业形象受损、供应商渠道商缺乏信任、内容匮乏等并未出现转机,短期内乐视电视重现辉煌并不现实。

这让新乐视在今年8月确立的新战略直接流产。当时梁军已就任乐视网CEO,在他看来,新乐视像一个哑铃,一头是电视业务,另一头是影业、自制内容,乐视视频则是哑铃中间的棍,用这个黏合剂把影业和电视业务粘合在一起,然后做运营,这样“哑铃”就是一个真正值钱的业务。

在这套逻辑里,即将被并入的乐视影业做内容、乐视视频做平台、乐视电视则成为最终的输出终端,从而完美打通从上游到消费者的整个链条。

但现在,随着终端的溃败,原先作为“哑铃中间的棍”的乐视视频,其地位愈加尴尬。

在确立这套战略前,作为乐视网三块业务中原先最为羸弱的业务,乐视视频本身既不贡献增速,也不贡献营收的大头,还要每年稳定的烧掉不菲的带宽费。“版权是个需要年年折损的资产,乐视视频原先囤积的版权价值本来就大打折扣了”,一位视频行业人士向深网称,而这本应是作为一家视频网站最大的价值之一。

不仅如此,在视频行业,80%以上的版权都是廉价的通用版权,各家都会购买,乐视视频当前购买的主要是这部分版权,这使得乐视视频比起同行正日渐失去特色。

在这种境况下,一旦乐视电视这一大流量终端出现问题,乐视视频的各项数据连坐在所难免。

如此,电视业务的衰退,使得新乐视的既有业务已经很难再形成一个鲜明的逻辑。即便乐视影业可以顺利并入,三块业务的关联性也将大打折扣。

此时,优先发展乐视影业和自制这块相对健康的业务,或许是唯一的选择。

乐视影业的老班底,来自于CEO张昭从光线影业带来的旧部。作为光线影业的创始人,张昭甫一加盟乐视,就为其带来了较为强大的发行能力。

这主要源于乐视影业走了光线近乎相同的“院线地推模式”。这一模式深度依赖于地推人员在各个城市各个院线的扎根能力,优势难以确立,一旦确立,也较为稳健。

但即便如此,相比于去年《长城》《盗墓笔记》《爵迹》《睡在我上铺的兄弟》等大作片单,今年只有《冈仁波齐》等少数较为优质作品的乐视影业,票房规模注定会有缩水。

只是,比起骤然倒下的乐视电视,尚未完全掉队的乐视影业仍可能是新乐视的唯一选择。这也从张昭出任新乐视管委会主席可见一斑。



返回首页
版权所有 Copyright (c)